<th id="zjjvn"><span id="zjjvn"><p id="zjjvn"></p></span></th>
<strike id="zjjvn"></strike>

<form id="zjjvn"></form>

    <mark id="zjjvn"><sub id="zjjvn"><b id="zjjvn"></b></sub></mark>

      
      <track id="zjjvn"></track>

      <em id="zjjvn"></em>

                <track id="zjjvn"></track>

                  低氘水生產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關于低氘水 > 專業期刊

                  低氘水生物活性的機理: 同位素動力學效應以及新陳代謝的手征控制(4)

                  2019-11-14

                  低氘水生物活性的機理

                  同位素動力學效應以及新陳代謝的手征控制(4)

                  И.А.茲拉茨基副教授、А.В.塞拉耶什金教授

                  俄羅斯民族友誼大學醫學院藥物學和毒理化學教研室

                  低氘水生產

                  生命體細胞反應體系:纖毛蟲內自由生命體細胞死亡的速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D/H的比例。在氘消耗從16 毫摩爾到0.5毫摩爾的情況下,不可逆細胞遷移過程(從活躍狀態到固化狀態)速度常數增加,達到了800次。在D/H90ppm150ppm(有兩個D/H5ppm的誤差)和99%氧化氘之間細胞生物傳感生命周期曲線有一個平直部分。這種戲劇性的同位素動力學效應與線粒體中被琥珀酸氧化酶催化的酶的反應數據是一致的。這種酶級聯反應(從線粒體到單體細胞到機體)被氘強力抑制的原因,是因為氘與氕一道參與手征過程的完成。對半乳糖變旋來說,也存在手征性和同位素效應之間的聯系。氘的上述效應可以使我們只采用低氘水來對藥品的藥物動力學進行精細調整。

                  結論

                  在改變氘的濃度,從0.6毫摩爾(速度常數kddw)到16毫摩爾(速度常數kH),或者D/H完全替代(速度常數kD)的情況下,各種反應水溶液(包括分散體系)都有同位素動力學效應。對于分子體系,kddw/kH(例如kH / kD)為2,而對于生命體細胞來說,kddw/kH 達到800。這種戲劇性的效應與生物手征性中氘的特殊作用有關。

                   

                   


                  標簽

                  Z近瀏覽:

                  logo1.png

                  聯系電話:李先生18004639900丨張先生:18604606706

                  郵箱:harbinnorthstar@163.com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平房區經濟技術開發區松花路9號中國云谷A1棟10層

                  Powered by 祥云平臺  技術支持:巨耀網絡

                  低氘水設備

                  色婷婷五月亚洲一区二区_男女真人牲交a做片_日本老熟maturebbw子乱_女人裸下部图

                  <th id="zjjvn"><span id="zjjvn"><p id="zjjvn"></p></span></th>
                  <strike id="zjjvn"></strike>

                  <form id="zjjvn"></form>

                    <mark id="zjjvn"><sub id="zjjvn"><b id="zjjvn"></b></sub></mark>

                      
                      <track id="zjjvn"></track>

                      <em id="zjjvn"></em>

                                <track id="zjjvn"></track>